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绿谷出久的头发和他的性子一样,外边看着摸着都是柔软服帖的,可藏在内里的根部固执坚硬,很难改变。发根发尾互相缠绕打结,难舍难分。因此他不爱梳头。
他的卷发浓密鬈曲,天然适合藏污纳垢。 树上飘下的小片落叶和同学恶作剧扔上去的苍耳都能在里面安家落户。同样的,洗发水的香味在他的发丛里也能呆上好几天。平时藏得严严实实,不显山不露水的,当他摘下帽子,或是被人揉揉头发,像是踩碎气味浓郁的水果,挤压香水瓶子连接的橡胶球,里面深藏的香气跌跌撞撞地逃出来,慌不择路地撞了边上人的脸。
像极了那个橙玫瑰味的荒唐梦。

有人有橙绿色耳饰推荐嘛(小小声)
最好是不对称(小小声)

最近好想好想好想吃♂胜出♀啊,万能的lof啊,有好心人指路嘛🙏

不管怎么说,异性之间的相处模式和氛围,与两个男孩子之间是很不一样的。
如果出是个女孩子,咔作为幼驯染就可以理所当然地知道她的三围和私服品味,她的生理周期和爱听的歌。他可以在每日经过她家时仰头看见挂在阳台的,她换下的衣服,并且熟悉它们的气味;他可以知道每一个追求她的男孩的名字;他可以了解她所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以及那些无伤大雅的糗事。
因为住在隔壁,两个人的房间中间隔着窄窄的小巷子。两个人的窗户对着,咔总能在清晨看见对面红蓝黄色调的欧尔麦特主题窗帘。
出偶尔会在换衣服时忘了拉窗帘。如果还没开始脱,或者脱的不多,咔就脸红脖子粗大骂她不知廉耻;如果已经脱得只剩一层,露出衣服里裹着的藕白的腰肢和不明显的乳沟,...

【胜出】就差牵手啦

给友人的生贺

是还没有交往的幼驯染醉酒的故事。

为什么他们俩会走在一起呢?
也许是醉得太厉害了,也许是因为今天确实很开心。许久不见的同学友人们多年来第一次一个不落地聚于一堂,笑里和泪,敬酒变得毫不费功夫。
绿谷不自觉地哼歌,是由欧尔麦特事迹改编的子供向动画主题曲的调调。
“哼哼哼哼~哼……”
跑调了。
“哼哼哼哼……”
甚至跑到另一首歌去了!
爆豪不堪其扰,给了绿谷一记手刀——尽管因为醉酒,他的准头很差,刀刃飘飘忽忽地没有砍到绿谷的脑袋,擦着他的帽衫打偏了。
绿谷没有烦人的自觉,乐呵呵地用动画《MY HERO ALLMIGHT》的主题曲调子说:“小胜呀,这条路我们小时候,经常走呢。”
爆豪醉得两眼发花,并不...

他是春天,是幸福,是夏天的太阳,是黎明,他为了美丽,想要活在珍贵的人间,可他更是坐在纸箱上想起疯了的的朋友们的单翅鸟,是永远半截的诗,是不幸。终究海水没顶,只得唱出自杀者之歌。

呜呜呜呜海老师😭
真实哭了。他怎么那么好!
所有人都应该爱他

幼驯染外貌上最让我萌的点不是体型差,不是穿衣风格,也不是锋利和圆润的对比,而是肤色差!!
咔好白啊!和出出的浅麦色对比超明显!有肢体接触时,不管是打架还是接吻sex都超让我兴奋!
超喜欢他俩肌肤碰到呜呜呜

被军训折磨到脱发。只能靠脑脑这些东西来勉强过活这样子。
可能会认真写一篇?看情况吧。
对不起我点梗还没写完,最近真的好忙😭

所谓英雄排名是群众投票,是人心所向,并不能见出真正的实力。顶级英雄不可能像高一小孩一样不顾后果地打一架,何况衡量英雄水平的要素也不只是打架能力。
执着于幼驯染哪个“应该”做no1英雄, 多少有点狭隘吧。
同样,ofa“应该” 给谁,是没有答案的。咔,通形,出,谁得到ofa会更好,不得而知。但我想,英雄最重要的任务是拯救而非打败。欧叔选择了出,无论未来后者能否做一个强大的英雄,前者都是在“拯救”。长远来看不一定比选择通形好,但真正的英雄就是容易短见,容易“身体在大脑之前动起来”,容易自大地妄图拯救任何一个受难的人。既然他先遇到了出,可能就是命运吧。
欧叔把重担压到出的肩上,也是伸手把他拉出泥潭。ofa...

1 / 11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