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我喜欢命中注定的相爱。

他们不得不被对方吸引。

这个新的设计好烦🙁

excel和word转换的图片不能发上来。很气了。

小屁孩

脑洞源于友人的漫画。

这篇小段子是给她的。


1


为了集齐欧尔麦特的英雄卡牌,小胜和小久吃了好多干脆面。

当然不只是偶像崇拜那么简单,有了这套卡牌,玩对战游戏就一定是赢家。他们可是很有头脑的!

欧尔麦特是不会输的!


2


幼儿园课本上“我最喜欢的人”一栏里,小久在“妈妈”后面写的永远是小胜。

但是小胜为了欺负小久,总是要先写“老太婆”、“老头子”,然后在小久期待的目光下慢悠悠地把所有亲人排完,甚至连他没见过几面的远房小表妹也没忘记。

当小久的嘴唇撅到它能达到的最高点时,小胜才会得意洋洋地捏捏他圆圆的娃娃脸,再在末尾填上小小的“deku”。

小久马上会笑起来,不计前嫌地牵住小胜的手,雀斑...

出名要趁早,爱情也要趁早。

一切该体验的都趁早,死亡也趁早。

我要他们只记得我的美丽。我要自己只记得美丽。

我要我只有美丽。

我不要做宠辱不惊的人。

我要轻易被牵动,我要深深地爱,切切地恨。

我要一击成千层浪。

才不枉人间走一遭。 ​​​

今天心理课,看到这样一段话:

“人在亲密关系中会展现出一部分隐藏着的,常常是自己不喜欢,不接受的自我。但自己很难意识到这个情况,并会从中感受到针对自己不完美的焦虑,故而可能逃避,排斥,厌恶这段亲密关系。过去压抑的许多都会在这份关系中轻易暴露。逃避亲密关系的人,并非是被这段关系伤害了,而是被他自己内心的不完美感刺伤。”

我就不多说了,你们都懂我意思吧?

亲密关系,不完美,焦虑,很好👏。

他们高二之前肯定会做爱。

我打包票。

虹蓝也台好嗑了,问问首页有同好吗?

我向天再借五百年来嗑虹蓝。

我不是颓败的肉体踩住灵魂的脚后跟,我是颓败的肉体与颓败的精神的结合。灵魂这东西偶尔才有。就像我忙着懒散奢侈,它也忙着风花雪月、忧乐天下。我们彼此看不顺眼。

1 / 11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