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MHA】ASH

 @洮介_ 的点梗。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怎么写都不满意,其实成品也觉得很不到位,几乎是写不下去了。拖了很久,我道歉。

*出在淤泥事件中死去。咔视角。

*分析很不到位,没有办法与咔共情。OOC可能很严重。

*没有爱情。

*Ash有灰烬、灰色、苍白、废墟的意象,我认为很适合这篇文章。


如果你曾看见过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你面前死去,也许你会过上完全不同的人生。


爆豪恨透了绿谷。他连死后也不放过他。

淤泥事件以后他每天都要受到媒体的干扰和羞辱,一个个相似而无聊的问题在他耳边蚊子一样骚扰他,吮他的血。班级里更盛,一个个戴着圣母一样的面具,在他背后...

【胜出】橙玫瑰

R18注意。女装注意。

爆豪胜己做了一个梦。


橙玫瑰花语:青春与初恋。网上查的,不知真伪。


ao3第一次用,如果有哪里做的不对请告诉我,谢谢!

以梦为马,然后送你一匹马。

很喜欢传承组的相处模式。他们很像。好的坏的方面都是。

欧补上了出缺少的那部分父爱。虽然他完全没有习惯性理解上的父亲的“严苛”,但出在和他相遇以后,很明显的,变得愈加有男子气概了。

引子也许言传身授了出太多包容和礼貌,让出成为一个人;而欧让他成长为一个男人。

他会成为一个强大而温柔的英雄。

之前点梗抽中的是这位 @洮介_ 

是真爱票所以有两个梗。

没写过点梗,而且提出的脑洞对我来说很有挑战性,所以估计要写很久吧!


【7笛】三十九摄氏度

*魔少+原作世界观NOW
*魔少设定来自纪山
*笛不知道七的魔少身份
*为了填平bug而采用魔少世界观,因而和魔少关系不大
*平淡得无趣的故事

*39℃是家猫的正常体温

点这

【7笛】

纪七醒了。
他觉得胸口有点闷。
梦的内容他已忘得差不多了,只是那双眼睛——那双漂亮而愤怒的眼睛——还在他闭着的眼皮上印着。
濒死似的,他觉得又疲又难以思考。
纪七略睁开眼,瞥见左侧幽蓝的荧光。他扭过头,看见笛子背对着他,握着手机打字。
他翻身贴近对方——中间的空隙太大了,有些冷。
笛子在他动作的瞬间就摁灭了手机,扭头看他。
那双绿眼睛还没习惯黑暗,瞪着往纪七脸上瞧半天才看清对方是不是睁着眼。
“吵醒你了?”笛子用气声问。
“没。自然醒。”纪七回。他把一只脚探过去,贴到对方的脚——凉的——放着没动。
笛子把头扭了回去,又摁亮了手机:“还早,你再睡。我先写完这个。”
纪七没回,也懒得关注他写的什么。
他盯着面前那一段脖颈...

他被围在中间,被要求对自己过去做个小小的总结。

他经常回忆过去。

他这样一个人,只要现状是好的,过去的不论是快乐的悲伤的,都会被他涂上厚厚一层滤镜,变得可爱起来。未来也是。他的爱哭完全不影响他的乐观。

要他做总结,他给出的几乎是一篇全方面的感谢信。谢谢母亲、谢谢恩师、谢谢朋友、谢谢每一个人。就连那个在路边随口鼓励了他一句的大叔他也记得。

不可以哦小久,你要做的是自己过去总结。丽日御茶子这样说。

那么,谢谢不放弃的自己,谢谢他遇到了欧尔麦特。绿谷出久有一点害羞,他挠挠头,腼腆地笑了。

又是欧尔麦特。众人笑。

许愿吧!快许愿吧!他们催促。

他的愿望,无非是在世界和平、欧尔麦特身体...

【7笛】

NOW

急诊的灯亮了好几个小时了。
笛子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也已经很久了。
电话是纪山打给他的。
他完全没想到这次的创作会让纪七受这么严重的伤。
因为这次的故事并没有太大的虐点。
更何况主题是关于社会问题的。其中的感情线仅仅是为了更好地烘托主题,所以对此的描写刻画也甚少。这类作品并不会对纪七引起太大伤害。理应是这样的。

纪七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体快裂开了。痛得要死。
眼睛睁不开,意识混混沌沌。
在医院吗。
这次是什么。
他花了些时间回想。
哦……一个求之而不得的故事。

END

他们都是凡人。

凡人做错什么都不可耻。

1 / 9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