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胜出】关于吻


爆豪和绿谷接吻的时候,喜欢把他按在墙上,也不顾人,扳着肩膀就咚地一下往墙上撞。把人撞痛了也不晓得道歉,撇了嘴掀了绿谷刘海就亲。没有墙就用手扣着对方后脑往自己这边摁,另一只手习惯性地扣着对方,不许他挣扎。
亲上了先动牙,叼着绿谷嘴唇就咬,下嘴没轻重,常常出血(也常常是故意咬出血的)。尝到血腥味就吮着吸出更多,然后就着这血把舌伸进对方口中。
接吻很凶,没什么技巧,打架一样非要分你死我活。舌总是挤得很深,压着对方舌根。
眉还是皱着,也不闭眼睛,火色的瞳就那样盯着人看,直看得绿谷打颤。
总要做进入的那一方,如果绿谷哪回把自己舌往他口中伸,不是被挤回去,就是叫他一口叼住。很下力地,一副擒拿入侵者的嚣张派头。
吻得入神了会闭上眼睛,眉头拧得更紧。从绿谷后方扯住他头发往下拉,让他仰面伸长脖颈。这个姿势难以呼吸,绿谷叫他吻得缺氧,揪住他领扣往外推,但总是推不开的,喉咙口发出小兽般的呜咽,眼前一阵阵发黑。结束时绿谷大口喘,喘得呛气,停不下来地咳嗽。爆豪满不在乎地,还是压着眉毛,走掉了。

评论
热度(79)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