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胜出】我猜。

带着恋爱滤镜不负责任的分析。



咔从来不隐瞒自己想要什么。
雄英录取通知书,体育祭第一,打败欧成为第一英雄……
他要的,他会大声喊出来:是我的!完全不顾旁人眼光和心情,又独断又自我。同时他又很贪心,入学不光要过线还要做折寺雄英入学唯一一人,体育祭不光要拿第一还要拿压倒性第一,打败欧还不要出的力量。
那么,咔谈起恋爱也会这样大大方方地去做吗?
一意识到喜欢的心情就去告白,非常嚣张地,也不管旁边有没有别人,给对方撂下一句话:老子要做你男朋友,就走掉了。也不管对方和旁人掉下的下巴和眼珠子。
之后就特别自作主张地,时不时给对方塞小零食,拎起对方的书包要求一起回家,擅自勒令某天某地约会,突然地亲吻,在对方表现出丝毫抗拒时眼神威胁……
完全不在乎对方是不是困扰。
咔谈恋爱是不是也很贪心?不光要做对方男朋友,还要做他各方面都最喜欢的人。逼他说自己才是最强的,非要教他功课,醋劲大得不行。“想要全部”这样的占有欲。
但是,咔在原著里,明显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和对待“胜利”是截然不同的态度。他会问“规则”,即“怎么赢”,却一直不肯屈尊开口问问出在想什么,总是自己一个人胡猜乱想。他不愿意承认,甚至说羞于承认,他在乎他。
所以,咔恋爱时,应该也会是这样不善启口,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吧?
可出也是个不敢打直球的孩子,尤其对着咔。尽管会说“果然是小胜,好厉害”这类的话,可是倘若是喜欢,一定会害怕被更讨厌而不敢说出口。比起咔的全盘沉默,他会讲些弯弯绕绕的东西去遮掩或者试探,这点咔特别讨厌。两个人都搞不懂对方在想什么,又都以自己的方式别扭着。
咔把出想得很复杂,他是会去猜“他喜不喜欢我?到底喜不喜欢我?”的;但是出,总把咔想得相当简单,“他一定讨厌死我了”。
哎,要他俩互通心意太难了。
但是,一旦在一起了,可能咔又是前一种相处模式?

评论
热度(65)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