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我吹爆平哥
下边有120话剧透,斟酌着看。

我看我英时,一直感觉有一块悬在心上放不下来。出对妈妈,太残忍了。
妈妈一直很无私地支持他的梦想,而他一直在努力,在追逐,看着前方,看着欧和咔,看着胜利。但是很少,甚至没有回头看看妈妈。
雄英入学第一天,妈妈在他出门前,唠唠叨叨,他有些不耐烦。
所有战斗,无论是练习还是测试,他都竭尽全力。但是在格兰里诺开导他之前,他的所有运用个性的竭尽全力,都是建在自残的基础上的。他总是带着大大小小的伤回家。
体育祭时,更是在屏幕前的妈妈眼前,清楚直白地上演了他自残的一幕。妈妈见到的受伤的出,都是在治愈女郎治疗后的。冲击力,不论怎样都比不上儿子在自己面前,一拳挥去,整条手臂残废的画面吧?妈妈一定哭了吧?
然而妈妈在悲痛时,出仍旧是看着前方,看着对手,看着第一。他的心里有远方,给妈妈的位置太少了。
更有后来的敌联盟入侵,出外出被敌人挟持,手臂再受伤就永久残废的通知,合宿敌人入侵,更有学生直接被掳走……
她的儿子时刻走在悬崖边。他的梦想,太遥远,也太危险了。
前面的一点点细节,全部在家访申请住校爆发了。
妈妈不同意,以及之后要求欧保护自己。全部合情合理。
一个柔软的母亲,在这个时候强硬起来了。
所以伏笔在一瞬间爆发开。剧情说是高潮也不为过。
不敢下定论,平哥究竟是不是有意在做这些伏笔和渲染。但是,这一块实在做的太好了。自然又贴切。
看到妈妈不同意,我的心里悬着的东西才放下来。既是为妈妈的提醒会让出自残式的战斗方式改变,也为作者没有忽略这一点,而是将剧情圆满自然地进行下去。
太厉害了。漫画画得好的人,写剧本也一定很好。

评论(7)
热度(30)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