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绿谷出久的头发和他的性子一样,外边看着摸着都是柔软服帖的,可藏在内里的根部固执坚硬,很难改变。发根发尾互相缠绕打结,难舍难分。因此他不爱梳头。
他的卷发浓密鬈曲,天然适合藏污纳垢。 树上飘下的小片落叶和同学恶作剧扔上去的苍耳都能在里面安家落户。同样的,洗发水的香味在他的发丛里也能呆上好几天。平时藏得严严实实,不显山不露水的,当他摘下帽子,或是被人揉揉头发,像是踩碎气味浓郁的水果,挤压香水瓶子连接的橡胶球,里面深藏的香气跌跌撞撞地逃出来,慌不择路地撞了边上人的脸。
像极了那个橙玫瑰味的荒唐梦。

评论(1)
热度(105)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