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7笛】法师先生和他的肉盾

随缘的小脑洞,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全息游戏设定


汤姆苏警告




我笛法师。伤害贼高,尤其范围群伤。暴击也高,动辄翻倍。但皮脆,特脆。小怪摸几下就红。先后找过几个牧师组队,事先会说明情况,他们看在他的攻击出神答应的,然而没想到皮脆是这么脆,套重铠还不比别人裸着的脆。于是结局总是不欢而散。

之后他想自己大概需要3p了。但突然就遇到了七。MT,自带秒单位回复buff和控制技能。两个人第一次组队就大获成功——笛明白了,自己需要的不是手速跟不上的娇奶,而是一个肉盾。

某次笛偶然失误开了群攻,甚至还幸运地压中了概率百分之零点五的三倍暴击。大招直扫全场,特别招待了距笛仅4个身位的七的面门……场面那叫一个血腥。怪物的尸体一个劲地乱飞溅血,粘稠的液体爆出和落地的声音清晰可闻。笛吓坏了,站原地看见七从地上艰难地站起来,血条见了底,正一小段一小段地往上升。他抬起插着刀流着血的头,咬牙切齿地对笛说:“……你他妈……”

这都能不死。笛打心底佩服他。

刚开始合作时,笛还算着伤害范围,顾忌七不开地图炮。在那之后笛就不太怕伤到自己人了。范围还是会算,只是不那么细致。对群战时直接一个范围甩过去,那叫一个爽。

于是靠两个人扫荡五人本打出了名声,吸引了一大波迷弟迷妹,有事没事冲上来:大大求组队!就连平时清任务扫小怪也有人跟着在旁边呐喊助威:亲一个!亲一个!

七被缠得烦了往人群里扔一个不痛不痒的攻击。有避开的,也有故意凑上去接的,边贴还边喊:这是我七爷打的!

笛秉着不伤人的原则只会跑路。所幸无人护无人奶的日子过得久了,加速的技能和道具存得不少,腿也长。吭哧吭哧默不作声地往远处跑,边跑还边给七发消息:“维斯湖见。”

维斯湖是最不受欢迎的地图之一,一没经验怪二没道具箱,景色也不太行,只有只几率触发的水怪。除了清系统任务,没什么人会往那儿走。每次受粉丝围堵他俩就往这儿跑,两个人运气都还行,没触发过。

但这次老天看不下去了。

水里头钻出个长脖子蓝恐龙,嗷呜乱叫。笛见情势不妙想跑,结果仇恨已经拉上了。水怪边叫边吐口水,精准地砸笛头上。笛给冲得几乎跌倒,秒秒钟掉了半管血。

他朝水怪丢个定身符,疯狂逃跑,边跑边给七轰炸消息。跑两步发现自己出不了这块区域,只能朝水怪乱丢大招,也不管mp,只顾手顺。

七赶到时背后跟着一大群人,这时笛已经残血了,蚊子蛰一下就能回新手村①。

粉丝很默契地该奶的奶,该输出地输出,靠人多欺死了那怪。

笛掬水洗脸。“下次要另找地方躲了。”七说。

天空渐渐暗下来,远处放起了烟火。

“今天情人节!”人群里有人说。

那两个早已悄悄披了隐身斗篷,往别处去了。

斗篷很稀有,刷隐藏boss得的。他俩只整到一件。两个人委委屈屈地挤在一团缩斗篷里跑路,溜到维斯湖旁边的森林里。

跑得够远了,笛掀开斗篷的一个角往外看,正巧天上炸开一朵粉色烟花,光亮从掀开的角落透进来。

七突然吻了他。

 

①    游戏设定死在野外判定角色等级减5,随机掉落装备,系统强制跳转新手村。

 

 

 

正确打开方式:脆皮布衣笛在和平安宁的城镇里过着优哉游哉的死宅生活。


评论(1)
热度(23)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