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绿谷很少喝醉,他常常是照顾人的那个。即使喝醉了也很安静,不哭不闹,也不吵着还要再喝。安安分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低着头,只做口型,声带不振动地碎碎念。如果有人搭话,他便咧开嘴傻笑,呆头呆脑的,也不知听懂话没有。给他什么东西都接过去,骗他光碟是饼干也信,直往嘴里塞。醉得摇摇晃晃了也不想麻烦别人,强撑着自己走。扶着墙只觉天旋地转,站也站不稳,只得弯弯嘴不好意思地请求:“抱歉麻烦你了。”问他家住哪里,他托着下巴沉思良久,挠挠脑袋更抱歉地说:“我想不起来了……对不起哦。”笨手笨脚地在口袋里掏手机,毫不避讳地递出去:“帮我给小胜打个电话吧,谢谢。”

一个得体、懂事到让人厌烦不起来的人。

一喝酒就容易上脸,喝两口啤酒就能脸红。如果没有通红的脸和摇晃的步子,几乎让人怀疑千杯不倒。

有心事很容易暴露。一边哭一边诉苦,讲得断断续续抽抽噎噎,让人听不懂。不会缠着人倒苦水,不耐烦了往他怀里塞玩具熊他也会对着熊把心事交过去。

评论(10)
热度(154)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