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石鸟

七月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7笛】

纪七醒了。
他觉得胸口有点闷。
梦的内容他已忘得差不多了,只是那双眼睛——那双漂亮而愤怒的眼睛——还在他闭着的眼皮上印着。
濒死似的,他觉得又疲又难以思考。
纪七略睁开眼,瞥见左侧幽蓝的荧光。他扭过头,看见笛子背对着他,握着手机打字。
他翻身贴近对方——中间的空隙太大了,有些冷。
笛子在他动作的瞬间就摁灭了手机,扭头看他。
那双绿眼睛还没习惯黑暗,瞪着往纪七脸上瞧半天才看清对方是不是睁着眼。
“吵醒你了?”笛子用气声问。
“没。自然醒。”纪七回。他把一只脚探过去,贴到对方的脚——凉的——放着没动。
笛子把头扭了回去,又摁亮了手机:“还早,你再睡。我先写完这个。”
纪七没回,也懒得关注他写的什么。
他盯着面前那一段脖颈,任睡意缓慢温柔地吞没他。
再闭上眼时,他已完全不记得之前那个梦了。

评论
热度(22)

© 饮石鸟 | Powered by LOFTER